評論

趙錫軍:靠打“強心針”救市要謹慎

原標題:趙錫軍:靠打“強心針”救市要謹慎

中國資本市場走勢牽動著億萬股民的心。今年以來,上證指數有過幾次反彈,但又匆匆跌回3000點以下,甚至在近期下跌到2800點以下創三年新低。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資本市場研究院聯席院長趙錫軍認為,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轉型和經濟結構的變化,股市也會相應的呈現結構性的特征,而當前的股市行情並沒有完全反映出中國經濟的整體態勢。

如何提振股民信心,資本市場如何改革完善才能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動力保障?麵對當前的股市行情,普通投資者應該如何決策?

對於上述問題,騰訊財經《經濟大家說》欄目與趙錫軍對話,以下是對話全文:

股勢走勢沒有完全反映經濟變化

騰訊財經:您如何看待股市走勢和宏觀經濟走勢的關係?

趙錫軍:有個說法是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經濟的變化、波動可能通過股市能夠表現出來。但是,我們兩年前做過一個研究,實際的結果是不太一致的,有的國家股市反映了經濟走勢,但是大部分國家股市沒有反映經濟的波動和變化。一些分類指數能夠局部反映,比如製造業相關的分類指數,跟行業變化是比較密切相關的,但是總體上來說,股市走勢達不到晴雨表的功能。

為什麽會是這樣一種情況?主要的原因就是股市跟宏觀經濟不完全是相同、同步的事情。經濟更多是實體供給和需求的運行,股市更多是跟投資和資金的運行相關的,股市走勢是投資者行為的集合,引領的動力還是有差異的。

騰訊財經:最近兩年A股整體徘徊,您認為主要受哪些方麵因素的影響?

趙錫軍:我覺得是多個方麵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有經濟方麵的因素,因為我們已經從前幾年的高速增長走向了中高速,原來我們都是10%以上的增速,現在5%以上。經濟增長的方式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是規模擴張為主導,現在更強調高質量發展。這意味著什麽呢?這中間有很多結構性的調整。那些純粹是傳統的規模擴張型的,效益不高、質量不高的,我們不一定要把它作為主導的方式、主導的力量進行資源配置。但是那些代表高質量發展的新要素,我們要給它更多配置資源。股市是配置資源很重要的機製,經濟結構的變化也帶來了股市配置資源機製的變化,同時也造就了市場結構性的變化。最近幾年股市沒有出現像以往一樣的大麵積的暴漲暴跌,這個也是跟經濟結構性的調整和變化相一致相吻合的。

另外就是投資者層麵,投資者心態和心理更成熟。不像以前那樣,投資者要麽都一哄而上追風口,把股市哄起來,要麽就是都很悲觀,一下就撤出來,股市跌得很厲害。股市盡管波動,但是它在3000點上下徘徊很長時間,說明投資者是趨於相對理性的狀態。

再就是這幾年的國際環境的複雜多變。包括地緣政治、國際宏觀經濟環境、政策環境都是複雜多變。再加上三年疫情的影響使得這種變局更加錯綜複雜。因此,市場沒有出現像往年那樣飛速地上漲,再急速下滑的這種狀態。

騰訊財經:與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增速對比來看,我國的增速仍然較高,但是從股市的漲跌來看,主要經濟體在上漲,而A股卻在下跌,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趙錫軍:我覺得國別差異是與各個國家經濟模式的選擇和在新經濟模式下麵的推動力度不同有關係。我們國家是比較早提出來要進行經濟結構調整,要推進高質量發展。在一些代表未來的新的產業裏,我們現在是走在全球前列的。其他國家盡管在跟,但是他們比我們要慢。雖然其他國家也在強調綠色發展、新能源,但是實際在經濟運行中間相對比較少,同時受地緣政治影響,歐洲對傳統能源的依賴度反而更高了,它們有點往回走的趨向。他們的經濟增長相對來說受以往的傳統模式的慣性推動比較大,仍然延續規模擴張這種方式。

我覺得由於經濟模式的變化,所以在市場上麵,我們的結構性特點就更明顯一些,普漲普跌的特點就相對弱一些。我想這種態勢如果繼續往前走,而且涉及到的行業、領域越來越多,帶動整個經濟從傳統的模式邁上一個新的台階,實現經濟整體的發展,包括資本市場的表現也會向好。但是這需要時間,並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完成的。

注冊製走深走實需要各市場主體共同承擔責任

騰訊財經:2023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提到了資本市場多項的改革措施,你認為當前的改革最為核心的目標是什麽,需要在哪些方麵重點突破?

趙錫軍: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意味著我們的資本市場也要為高質量發展提供高質量的服務,這是核心。擴大多元化的股權融資,建設一流的投資銀行、一流的投資機構,建設高質量的上市公司等等,實際上都是意味著我們的資本市場要朝著高質量的方向邁進。

我們的證券服務機構在目前還沒有達到全球一流的投資銀行水平,所以要不斷的建立、培育和發展。一流的證券服務機構包括很多內容,需要有專業的能力挖掘市場潛力,然後通過資源配置能力,把資源導向最有市場潛力、最有未來發展空間的企業。

現在資本市場還麵臨的一個問題是大家對融資這塊是比較重視的,但是對投資這塊不太重視。所以從問題導向的角度來看,我們要解決現在對投資市場不太重視的問題。要加大投資機構專業能力的培養和建設,加大投資者的保護力度,這是我們現在的短板,需要更下大力氣去做好這項工作。

騰訊財經:全麵注冊製落地有一年了,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提到要推進注冊製要“走深走實”。您怎麽看待這一年注冊製的效果?“走深走實”關鍵是什麽?

趙錫軍:注冊製是資本市場製度建設很重要的一個方麵。從目前來看,注冊製總體的推進還是不錯的,特別是科創板、創業板試點較早,推進的效果還是不錯的。因為注冊製重要的一個目標就是要讓市場來選擇。市場不會選擇那些傳統的產業、沒有創新的企業去上市,而是選擇未來有發展前途的,創新能力強的企業去上市。這就是注冊製在資源配置導向方麵的作用。

在注冊製實施的過程中間,我們可以看到出現了一些新的情況。比如有些已經申報IPO的企業,在監管部門抽查的時候又撤回去了。這種現象以前在核準製的時候很少有。我覺得這個注冊製市場選擇的表現。因為當上市公司申請IPO,進入這個流程的時候,按照注冊製的要求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了。你遞交的材料,相關的報告、數據、信息要保證充分性、完整性、及時性、準確性。當你做不到這一點的時候,肯定會心虛。

要保證這項製度落到實處,我覺得除了現在相關監管部門要去核查以後,同時各個市場主體,像一些提供中介服務的律師、會計師也要承擔責任。如果將來真正出問題了,需要追究所有相關的市場主體有沒有盡到責任。對於那些真正是“爛泥扶不上牆”的企業,那就趕緊退市,不要占用資源。這就是跟前麵講到的《證券法》和《刑法》的修訂聯係在一起,才能夠保證注冊製真正落到實處。

靠打“強心針”救市要謹慎

騰訊財經:2023年資本市場有多起典型的違法違規案例,對於投資者信心影響很大。您覺得補齊製度上的漏洞、短板,有什麽提綱挈領的措施?

趙錫軍:資本市場發展比較成熟的國家,都經曆過發現漏洞、補漏洞的過程,一百多年的補漏洞,補到現在成熟了。我們市場發展的時間比較短,當然我們不能像西方國家那樣花兩百年才把漏洞找到再補齊,我們等不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麽辦呢?我們要根據西方國家的一些教訓,他們在市場發展過程中間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危機,我們要集中統一研究,來看它究竟為什麽會出現危機,危機是怎麽樣解決的,市場又怎麽樣恢複的,然後我們來集中統一的來補齊現在的短板。

在製度建設方麵,我國修訂完善了《證券法》,裏麵最核心的除了注冊製的規則以外,很重要的內容就是加大查處、懲罰違規違法的行為的力度。同時,《證券法》的修訂和《刑法》的修訂結合在一起,證券領域的有些違法行為可能就不僅僅是監管和行政處罰的問題,可能會涉及到刑事責任的問題了。

騰訊財經:有專家也提到提振信心的事情,要建立“國家隊”入市真金白銀去買去拉起來?您怎麽看這個觀點?提振信心的根本的措施是什麽?

趙錫軍:每次市場出現波動的時候,都會有這種觀點,就是打一個強心針,但它是治標不治本的。從我們要建設一個高質量市場的角度來講,絕對不是打一兩針強心針讓市場醒過來,大家皆大歡喜就完事的。“國家隊”救市措施,我個人覺得並不是讓市場能夠健康運行的最有效的工具,它隻能在市場出現了危機的時候可能有效。但是在我們需要恢複信心的時候,我覺得“強心針”可能要謹慎、要審慎。

我們的市場長期被定位為一個融資市場。當然,融資市場為實體經濟的發展提供長期資本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實體經濟發展、長期資本的作用跟實際運營上市公司的高管是有密切關係的。如果說運營上市公司的人拿到錢以後,沒有把上市公司做好,而是以退出減持套現為目標,所以我認為要對退出減持的高管的行為加強監管和規範。要保證公司在上市後是按照《招股說明書》裏麵怎麽樣說的就應該怎麽樣來做。外部的監管要監督這些承諾是否要兌現,當出現不能兌現承諾的苗頭的時候要強化監管,要把這些苗頭壓下去。

建議普通股民順勢而為,投資自己熟悉的領域

騰訊財經:A股是以散戶為主的市場,在目前行情下,您對於普通股民有沒有一些建議?

趙錫軍:作為普通股民,就是順勢而為,因為很難做到逆勢而動。大勢好的時候,普通股民跟著一起掙錢。當大勢不好的時候,普通股民很難找到一個比別人更聰明的、更好的選擇,沒有逆勢而動的能力。不僅普通股民沒有,包括一些機構也不一定有能力能夠逆勢而動。所以,作為普通股民要看清楚“勢”是什麽樣的。當這個“勢”發生變化的時候,就要提前有所準備。

同時,投資任何東西,一定要對這個東西熟悉,要熟悉這個企業是什麽樣的,它的運行情況、發展空間、技術、管理等等各方麵要非常熟悉。你熟悉它,才能夠對它未來發展有一個預判。

騰訊財經:對2024年資本市場的走勢,您的預判是如何的?

趙錫軍:我們現在還是在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換代的階段,朝著創新驅動的方向前進的路上。在這種前進的路上,市場可能會碰到不少的風口。這個風口也許將來會成為一個坦途,也可能風口刮過去就刮沒了。我覺得如果某個風口是在幾個作用力共同的作用或交叉推動下,那這個風口可能會比較長遠一些。這個合力包括技術的發展路線、政策的支持、市場的共識等,如果某個領域具備了這些條件可能就是比較好的風口。

(受訪者趙錫軍係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資本市場研究院聯席院長、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本文轉自1月30日騰訊財經,歡迎關注人大重陽新浪微博:@人大重陽,微信公眾號:rdcy201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