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美人兮——單仰萍越劇談藝錄新書發布會暨簽售會”在滬舉行

原標題:“有美人兮——單仰萍越劇談藝錄新書發布會暨簽售會”在滬舉行

《有美人兮——單仰萍越劇談藝錄》新書發布會暨簽售會現場

1月27日,由商務印書館、上海越劇院、上海宛平劇院共同主辦的“有美人兮——單仰萍越劇談藝錄新書發布會暨簽售會”在上海宛平劇院舉辦。上海越劇院院長吳巍出席並發表致辭,王文娟先生嫡傳弟子、當代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單仰萍,上海戲劇學院原院長、教授、上海市戲劇家協會顧問榮廣潤,著名越劇作曲家金良通過專家對談的形式,與大家分享新書的緣起、創作過程中的點滴故事,從各自不同的專業領域闡述了對於《有美人兮》的獨到見解。現場300多名讀者和線上萬餘名讀者共同參與。

《有美人兮:單仰萍越劇談藝錄》一書由當代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單仰萍口述,青年戲劇學者張檀記錄整理,創作曆時近3年。全書主體部分由6個章節組成,從年少初識越劇、拜入王文娟先生門下開始,通過《紅樓夢》《孟麗君》《舞台姐妹》《家》《虞美人》等多部代表性作品,以劇目為主線,以人物為脈絡,引申出創作背景、角色塑造、流派傳承、守正創新等主題,單仰萍以自述體的方式與讀者和觀眾分享了50年從藝生涯的心路曆程與藝術思考。附冊《唱段曲譜精選》則收錄了單仰萍曾主演的17個越劇劇目的33首曲譜,由著名越劇作曲家金良先生親自審定,為首次麵世,既便於戲迷朋友們學習演唱,又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有美人兮——單仰萍越劇談藝錄》(商務印書館2023年出版)

新書發布會由上海廣播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張民權主持,他對線上線下的觀眾朋友、戲迷朋友表達了熱烈的歡迎,對大家對於越劇事業和單仰萍老師長期以來的大力支持和關心致以衷心的感謝。

上海廣播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張民權

上海越劇院院長吳巍在致辭中說,單仰萍老師是當代越劇界的傑出代表,作為越劇宗師王文娟先生的高徒、越劇戲迷喜愛的藝術家,單老師在舞台上奪人耳目,在生活中溫潤如玉。《有美人兮》對於越劇藝術來說,是一種記錄,也是一種思考;對於越劇流派來說,是傳承,也是開拓;對於單老師的藝術人生來說,是回憶,也是展望。上海越劇院欣喜地看到,藝術家用著書立傳的方式來弘揚越劇藝術。單老師為此所付出的心血、為越劇所作出的貢獻,是非常值得推崇和尊重的。他認為,文藝院團任重道遠,戲曲藝術需要推陳出新,我們麵臨新形勢、新任務,要有新氣象、新作為,最要緊的就是守正創新。《有美人兮》等相關書籍的出版,正是越劇藝術守劇種之正、流派之正、宗師之正的重要一環。

上海越劇院院長吳巍

單仰萍在談到《有美人兮》一書的緣起時說:“其實從來沒有想過要出書,我覺得出書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遙遠,是很不真實的一件事情。除了覺得沒什麽可以寫的話,我也很害怕,很有壓力。但如果說談談我的從藝道路,談談我的老師,談談王派藝術的傳承,還有這些年來我在舞台上所塑造的一些人物角色,用文字來記載這50年來的點點滴滴,我還是有所期待的。而越劇藝術、王派藝術對於我來說,也是我這一生見之不忘的‘有美人兮’。”她引用了書中“全世界為你而來”表達了對於舞台的深情,“我對於舞台的情懷,獲得了舞台給予我的那麽多回報,所以,這麽多年來,我所付出的、所努力的都是非常值得的。”

“台下做人簡單一點,台上演戲複雜一點。”談起宗師王文娟先生的這句話,單仰萍非常動情,“其實,這些年,是為了老師的這句話,我自己一直在踐行著。而《有美人兮》這本書能夠與大家見麵,我也是很開心的,因為它記錄了我整個越劇生涯,特別是記錄了老師和我的這一段師生緣分,還有一直陪伴著我的演藝生涯走過來的、那些讓我記憶猶新的人和事。這本書是對我老師的致敬,也是感恩所有人的一個機會。”

王文娟先生嫡傳弟子、當代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單仰萍

在嘉賓對談環節,榮廣潤教授認為,《有美人兮》是一本“書文如其人,書戲如其人”的好書。讀這本書的時候,單仰萍在舞台上的藝術形象,會一幕一幕地浮現在腦海裏。這本書不僅僅記錄了單仰萍從藝這幾十年的經曆,同時也可以清晰地看出單仰萍的藝術追求,以及她的不斷創新、不斷提高。無論是從宗師王文娟先生這裏傳承的林黛玉、孟麗君,還是後來的竺春花、梅表妹,都是單仰萍在學習老師的基礎上所創造出來的新的角色。尤其後兩個近現代的藝術人物,跟傳統的越劇女性形象是不一樣的,她們是單仰萍自己的獨立創作,是在繼承王派藝術的基礎上塑造的全新的形象,也是在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新的台階。《虞美人》則可以說是單仰萍為越劇所創造出的一個代表性的藝術形象。榮廣潤表示,最令人感動的是,單仰萍很懂得感恩,尤其書中寫到她對自己的合作者的真實的感受,以及對他們的感謝,體現了一個藝術家的素養和胸懷。這與生活當中了解到的單仰萍,和在舞台上看到的單仰萍的藝術形象,是完全吻合的,這是他喜歡這本書的原因。

上海戲劇學院原院長、教授、上海市戲劇家協會顧問榮廣潤

著名作曲家金良先生與大家分享了通讀三遍《有美人兮》的所思所感,他說道:“這本書很有看頭,能夠吸引我看下去,因為我畢竟年紀大了,要戴著眼鏡看也不是太方便,但是我還是看了又看。仰萍不大愛說話,但是她的心很熱,在這本書裏她寫到了很多應該感恩、感謝的老師、同事、朋友。而平時,如果讓她說一句好話,她是不會的,這一點,我非常了解,從來不會去說什麽很漂亮的話,但她的心裏是裝著大家的。就連舞台監督對她工作的支持,她都會感恩寫到,這說明仰萍真的是很一個善良的好人。所以我說她是人美心更美。”作為看著單仰萍從24歲的青年演員成長起來的前輩,金老師回憶了1985年王文娟先生親自赴桐廬為單仰萍排戲的往事,也首次談到了“王老師看到仰萍真的是越看越開心,因為《紅樓夢》《孟麗君》這兩個要傳承,王老師一直在等,終於找到了這樣一個稱心的學生”。

著名越劇作曲家金良

單仰萍談到,傳統戲曲是依托程式化的表演手段來刻畫體驗人物的,而越劇相對來說比較年輕,比較時尚,藝術的可塑性會更強一些,所以越劇藝術在塑造人物時也就更貼近生活人物。但口傳心授仍然是傳承越劇的一個很好的方式,因為我們這一代演員在創造自己的角色時,也是因為得到了老師的所傳所授,才有所依靠,才能夠一步一步走得更好,走得更遠。單仰萍說,我們這一代人是非常幸運的,可以在宗師身邊學習、成長,是這個時代給了那麽多、那麽好的創作機會,讓我們有時間、有機會在舞台上創造一些屬於我們這一代人自己的角色。“我希望我和我的角色是雙向奔赴的,我能夠走進人物,我能夠成為她,不辜負我們的舞台、不辜負我們的越劇,不辜負我的老師,不辜負我們的觀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