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上市15年,恒大迎“劇終”?

原標題:上市15年,恒大迎“劇終”?

每經記者:黃婉銀 每經編輯:魏文藝

“最大的感悟用一句常用的話來描述就是‘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許老板和恒大曾經無比輝煌,這一切關於權力和財富的落幕也許值得整個行業來一起反思。”1月29日,恒大前員工徐迪(化名)在看見中國恒大被清盤的消息後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是說。

2009年11月5日上午9時30分,許家印端著香檳杯,春風得意地站在香港交易所二樓大廳,中國恒大(HK03333,股價0.163港元,市值21.52億港元)自此正式登陸港股市場。

2009年11月5日恒大正式登陸港交所,許家印在現場端著香檳杯慶祝 圖片來源:恒大集團官網

當日,恒大股價以每股4.7港元收盤,高出招股價34.3%,市值超過700億港元,成為彼時在港上市的最大內地民營房企。這也讓許家印的身家一舉超過同一天公布的2009年福布斯中國內地首富——比亞迪王傳福。

而事實上,就在前一年,恒大還因金融危機、自身債務、資金困境等因素擱淺了原本的上市計劃。最終,在許家印的力挽狂瀾下,恒大熬到了形勢逆轉的時刻。

在中國恒大15年的上市曆程中,類似這樣的生死時刻發生過不止一次。以往,許家印和他曾經強大的朋友圈多次將恒大從生死線上拉回來,不斷的戰投和“利好”讓恒大係股價曾一路高漲,也讓一些曾經的恒大員工都抱有“逆風翻盤”的想法。

如今,隨著許家印被依法采取強製措施及清盤令的頒布,中國恒大還是迎來了終章。

2009年11月至今中國恒大K線圖 來源:Choice

“萬億恒大”

2016年5月,恒大將上市公司的名稱由原來的“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變更為“中國恒大集團”,意在向包括向地產、金融、互聯網、文化旅遊、健康、農牧等在內的多元化業務進一步發展。

同一年,恒大欲借殼深深房A“回A股”。從2016年底開始,恒大在一年時間內先後引入三輪戰投,總金額約1300億元。後回A失敗,2020年11月,恒大地產宣布1257億元戰略投資者已簽訂補充協議轉為普通股。

這起戰投因涉及增資協議項下的回購承諾,在2023年引發一起仲裁案件,許家印也因此成為被執行人。

2017年,恒大稱要告別規模第一和高負債、高周轉、高杠杆和低成本的“三高一低”模式,轉變為低負債、低杠杆、低成本、高周轉的“三低一高”偏效益模式。

當年,中國恒大交出了一份數據非常“亮眼”的財報,總資產17618億元,同比增長30.4%,位於行業第一;毛利1123億元,同比大增88.9%;核心淨利405億元,均位於行業第一。在《胡潤百富榜2017》上,59歲的許家印以2900億元首次成為中國首富。

來源:《胡潤百富榜2017》

2018年,恒大宣布到2020年底,要實現總資產3萬億元,年銷售規模8000億元,年利稅1500億元。

2020年3月,恒大宣布實施“高增長、控規模、降負債”的發展戰略,表示要用最大的決心、最大的力度,通過銷售高增長、嚴控土地儲備規模實現負債大降。許家印當時在業績會上表示,恒大的有息負債每年要下降1500億元,未來三年要大降4500億元。

同年7月,中國恒大的股價來到最後的高點,每股26.77港元。

2021年,中國恒大顯現流動性問題。許家印再次獲得朋友圈的馳援。2021年3月,中國恒大在房車寶集團引入17家投資者,其中包括連浩民旗下佳盛環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盛環球)、大聖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Dol-Fin PHL Fund SPC控製的凱尚國際有限公司。

佳盛環球正是如今中國恒大的清盤呈請人。2022年6月,佳盛環球以債權人的身份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對中國恒大的清盤呈請,涉及財務義務金額為8.625億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12月1日,沽空機構GMT Research發布了一篇針對恒大的報告,稱恒大推遲公布2021年年報,清楚反映公司明顯誇大收入及盈利,並很可能持續多年都是如此。

2024年1月,恒大回應稱,公司董事已對該報告進行審閱,認為該報告無實際依據。“該報告通篇未看到實質性證據證明公司從未盈利,其所謂結論僅是作者的臆測和懷疑。該報告以2023年的結果去論證其2016年對公司的預測準確性,沒有實質依據。”

停牌500天

2022年3月22日早間,中國恒大、恒大物業和恒大汽車三家恒大係上市公司宣布將延期刊發2021年年報,由此開啟長達500餘天的停牌。

導致恒大係停牌的重大事件之一是牽連甚廣的恒大物業134億元資金被占用一事。恒大物業在審核2021年度財務報告過程中,發現恒大物業有約134億元存款向第三方提供的質押保證金已被相關銀行強製執行。

在2023年以前,無論對內對外,恒大都還在輸出“一定能完成保交樓任務,一定能償還各種債務、化解風險,恢複銷售、恢複經營、走出困境”這類話語。

踩在摘牌風險的臨界點上,在停牌500天後,中國恒大在2023年8月正式複牌,這似乎是一次“回光返照”。複牌後,中國恒大股價一瀉千裏,截至2024年1月29日停牌,股價僅0.16港元,總市值約21.52億港元。而在2017年,中國恒大市值最高時曾超過3800億港元。

推遲披露的財報,也讓中國恒大這兩年的經營負責數據暴露在公眾眼前。2021年和2022年,中國恒大淨虧損達到8120億元。2023年上半年,中國恒大實現收入1281.8億元,毛利98億元,期內經營性虧損173.8億元,非經營性虧損(包括訴訟、土地被收回、股權處置及資產評估減值等其他虧損)150.3億元,所得稅開支68.4億元,淨虧損合計392.5億元。而總負債則高達23882億元,剔除預收房款後的負債為17842億元,總資產為17439億元。

香港高等法院在清盤判決書中引用了上述數據,來證明中國恒大已嚴重資不抵債,無力償還債務已是不爭的事實。

終迎清盤

1月29日晚間,中國恒大正式公告,於2024年1月29日,香港高等法院頒布命令公司清盤。安邁顧問有限公司之Edward Simon Middleton先生及黃詠詩女士於2024年1月29日獲高等法院委任為公司的共同及各別清盤人,股票將繼續停牌。

來源:中國恒大公告

中國恒大的清盤令對債權人、股東、購房者的影響都已討論很多,而恒大的員工亦是不可避免遭受影響的群體之一。

一般而言,在香港清盤的公司債項償付的優先次序是:涉及員工工資等權益支出、有資產擔保的有擔保債權人、清盤的開支(包括清盤人的薪酬)、無擔保債權人等。

每經記者了解到,目前如廣州恒大總部的員工工資仍可發放,隻是發放時間不一定準時,發放的工資比例也不會打折太多。不過近兩年以來,恒大的員工數量已經下降很多。

2022年,恒大共流失58,077名雇員,總流失率為36%;2021年共流失102,340名雇員,總流失率為46%,兩年合計流失超16萬名員工。截至2023年上半年,剔除恒大汽車和恒大物業後,中國恒大還有員工約24652名。

每經記者采訪了解到,目前恒大廣州總部大部分員工對“清盤”一事的反映比較平淡。

“很多員工即便離職了,也仍然有不少理財產品沒有兌現。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恒大能兌現兩年前對所有投資者、業主、供應商的承諾。”徐迪說,他的親戚還買了恒大的房子,好在交付了,隻是當時那個項目賣車位的策略是先付全款,8年後退還,這個錢怕是要不回來了。

另一位曾在恒大工作過五年的前員工也向每經記者表達了類似看法。該員工於去年底剛收到恒大延期交付的樓盤,雖然交付效果“一言難盡”,但他隻能安慰自己“能交就不錯了”。在清盤前,他對恒大也還抱有期望,“以為拖到現在才處置,是想看看還能不能搶救,今天突然宣布清盤,感覺應該是放棄治療了。隻是心疼還沒收房的業主和理財客戶,我家裏人也買了不少的恒大理財產品,一直不敢問他們收回了多少錢。”

去年5月31日,恒大財富官微發布公告稱,因公司資金回籠情況不理想,本月可用兌付資金不足,無法按原標準兌付。2022年底,恒大財富已調整過一次兌付方案,將每人每月兌付8000元調整為每人每月兌付2000元。

雖然清盤令對恒大“保交樓”的影響相對較小,但中國恒大在境內仍有諸多債務問題待解。截至2023年11月末,恒大地產標的金額3000萬元以上未決訴訟案件數量共計2053件,標的金額總額累計約4900.69億元。截至2023年11月末,恒大地產涉及未能清償的到期債務累計約3163.91億元。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