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強奸案”男方辯稱無實質性性關係,女孩母親:男方家人太強勢

原標題:“訂婚強奸案”男方辯稱無實質性性關係,女孩母親:男方家人太強勢

“訂婚強奸案”男方辯稱無實質性性關係,女孩母親:男方家人太強勢

山西大同“訂婚強奸案”2月26日將二審開庭,被告人席某某的母親甄女士將首次作為公民辯護人參與閱卷和庭審。此前,甄女士和辯護律師正式向陽高縣法院提交的上訴狀中,披露了案情關鍵細節稱兩人未發生實質性性關係。

近日女方母親接受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采訪時,回憶了案發當天女方的經曆,稱本來是喜事好事,但男方家人太強勢。

有鑒於此案的廣泛關注性和典型意義,相關律師結合法律規定進行了深入探討。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上訴狀披露

男子稱雙方交往3個多月,曾多次到婚房有親密行為,

“當日雙方未發生實質性性關係”

2023年5月1日,在中間人見證下,27歲席某某和24歲女子在陽高縣舉行訂婚宴,男方給了女孩一半彩禮10萬元(迎娶時付另一半)和一枚7.2克金戒指,甄女士夫婦還承諾結婚一年後,麵積90多㎡的婚房房產證上加上女方名字。

5月2日,兩位準新人回到婚房“發生關係”。5月5日,甄女士的兒子席某某涉嫌強奸被警方帶走立案調查,後被刑拘。6月被起訴到陽高縣法院,8月開庭,12月25日一審被以強奸罪判刑3年。

日前,甄女士告訴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作為刑事案件的公民辯護人,她已基本完成閱卷,“大概看了全部,但不允許複製,要全記住太難了,兩個人的口供完全不一樣。”

上訴狀中披露,在訂婚前,男女雙方3個月的交往期間,兩人感情深厚甜蜜,曾實施親嘴、摟抱、觸摸等親密行為。目前,婚房內仍保留不少女方的個人衣物,比如文胸、襪子,還有發卡等。

甄女士稱,按兒子的說法,案發時雙方自行脫掉衣服,之後沒有實質性性行為。從案卷中反映的信息來看,女孩稱兩人原本在兩張床上,後被強行脫下衣服侵犯,期間感到下體疼痛,事後為逃離現場實施了點燃窗簾行為。

甄女士表示,女孩在卷宗中說,事發過程中她一隻手被按著,沒有其他毆打和威脅行為;事後在醫院體檢顯示處女膜完整。

席某某在上訴狀中稱,他僅是下體有接觸,並未進入。

上訴人的這一供述內容與女方身體檢查鑒定意見完全相符。大同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書顯示,送檢的女方內褲、下體擦拭物上可疑斑跡中,未檢出人精斑及STR分型。

席某某的辯護律師指出,公安機關采集完以後,大同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做出了鑒定,並沒有檢出被告人的精斑成分,隻是在床單上發現了精斑。

案發現場

對此,甄女士認為,這也有可能是陳舊性的精斑。“5月2號發生關係,5月5號警察拿走的床單,5月5號我兒子被拘留。”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女孩母親回應

“一切交給法律,法律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近日,女孩的母親向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證實,2023年12月25日陽高縣法院開庭宣判當日,母女倆均未參加。

“從報案錄取信息,我們一直沒去過法院,因為一切都交給法律了,宣判後法院通知了我們。咱們有理在那,不用請律師,我認為法律是公正的,我相信法律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女孩媽媽告訴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這個判決結果不是他們(男方)不滿意嗎?我們接受了,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傳的說我女兒結婚了,騙婚、詐騙等等,法院都調查了,這都是謠言。”

受訪中,女孩母親詳細說明了案發當天,她為什麽會最終報案。

“5月1號訂婚,當天晚上席某某還和我們一起吃晚飯,孩子們也是在飯店裏請的我;5月2號回門,我們這裏習俗是請女婿吃飯。回門宴後,兩人把我送回來,席說要交他們樓房的水電費,我說那去吧,兩孩子來來往往挺好的。”

“5月2號下午6點多,我做好晚飯給我女兒打電話,讓她回來吃飯,一打電話,我女兒傷心地嚎啕大哭,告我說‘媽,我讓席某某強暴了。’

案發後,席某某開車送她女兒回家,把她女兒的手機奪走,“這時候他把她的手機還給我女兒,他把我女兒強製著,她身不由己。”

女孩母親表示:“我們忙活招待客人,我們家那時候親戚還很多,她幾個哥哥都在,我害怕女兒這麽一哭,怕家裏吵著鬧,我就安慰她說別哭。”

“我就在門外等著接待他倆,沒敢讓他們進屋,我就怕她哥哥衝動不是。他們來後,我就上了席的車,開到我們這裏一個駕校,我說別叫別人聽到了笑話,我說咱們聊一聊。”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沒無理取鬧

“當時看孩子態度挺好”,否則就直接報警

當時母女倆和席就在車上說事,“我也知道他的車上有記錄儀,記錄儀裏也有我給我女兒打電話,她大哭的錄音。他在前排,我們在後排,他下車開門說下來說吧,他說他回去跟父母商量,把那一部分彩禮給拿過來。他已經把她強暴了,給她個名分。”

女孩母親解釋稱:“一共是18.8萬的彩禮錢,訂婚時給了10萬,男方承諾結婚後還有8.8萬,包括結婚的金首飾。我當時看孩子(席某某)態度還是挺好的,他是孩子,我們是過來人,畢竟訂婚了嘛,我說不訂婚的話,這沒得說,或者走法律(解決),或者當時激動揍他一頓。”

“孩子說這話了,我還能說啥呢,不是這孩子說這話了,我就直接報警了。我說訂婚了,你也把她強暴了,我說你給她個名分,我說剛訂婚,如果說有這個錢的話,就把這個錢給了,去領結婚證去,如果沒有的話,你就也領結婚證,你房本上給她加個名字,這個錢也不著急。這都是他們家訂婚前的承諾。我也沒說是無理取鬧,趁機瞎說瞎要,我女兒也沒要過,這都是席某某承諾的,既然已經把她那樣了,我說我也不想怎麽樣,你給她個名分就行,有好日子就舉行婚禮。”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女方認為被騙

他們男方家理直氣壯稱“訂婚了不叫強暴”

女孩母親告訴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打從那以後,這孩子就蒸發了,一聯係,他的手機就被他家人拿著。他們家人就是在騙,在公安局,他媽媽還寫的保證書,在婚介所也是寫的保證書。

女孩母親表示,雙方家庭再沒有協商解決的可能,“因為我對他們家失去了信任。當晚,他說回去商量,讓家人給我打電話,把那一部分彩禮錢給了,準備結婚嘛,這不挺好的嗎?我遲遲等不來他家人的回應,晚上10點多,我女兒一直哭,我也傷心、心疼,我就聯係他們家,人家說孩子回來說了,把孩子嚇得,人家說這是正常的,就這樣,說他們聽了車上記錄儀的錄音。我一聽人家說記錄儀,我就覺得他們心術不正。我一想,人家理直氣壯就不打算解決。我說你覺得強暴這是正常的嗎?人家說訂婚了不叫強暴,我說為什麽有訂婚和結婚,那樣做是不合法的,我女兒也沒有義務,我說訂婚了,不是結婚了,訂婚了就理所應該那樣做嗎?我說正常的是,你等結婚前把那另一部分彩禮錢付了,再領結婚證。”

女孩母親感覺受氣,“我說你們再橫七豎八的,人家欺騙、欺負我們孤兒寡母。我說我這邊包容了,孩子也回去了,一般的家長按說應該帶孩子來我家看望安慰一下我的女兒。我問人家怎麽辦,登記結婚,把後部分彩禮給了,人家答複說那是明年。我說那說的是明年,你孩子現在把事情做了,那有了孩子咋辦呢?人家說已經付10萬了,我說是是是,非是非,既然把我女兒怎麽了,就應該承擔起責任。我說你們有錢,就錢說話,沒錢了就把房本上添個名字也行。不管怎麽樣,總得給她個名分,我這要求不算過分吧,人家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說那怎麽辦呢?人家最後說法院見。他們結果是把人強暴了,把人欺騙了,啥也不管了。”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稱男方沒個好態度

孩子有錯了多包容,但不代表沒有觸犯法律

女孩母親認為男方家教成問題,“我認為我們作為大人,孩子有錯了多包容也是應該的,但是不能代表你沒有觸犯法律,為什麽一家人不能相互包容呢?從法律上說,咱們已經訂婚了,可以從寬處理,不管我女兒受多大刺激,咱們安慰一下咱們自己的孩子,我想他們把他們的兒子說一說,教育教育,就是將來結婚也不是這樣強迫的,那樣能過上日子嗎?結果沒想到會是這樣。”

如果當初協商,換一種處理方式,可能就不是今天這個結局。“打從那件事發生後,他們全家連個好態度都沒有,但凡有個好態度事情都不至於這樣。不是他們家人那麽強勢,這是喜事,是好事。”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女孩情緒失控

得知判決結果又哭又鬧,稱再也不找對象了

這位母親承認,她的女兒如今變得神情恍惚,“我女兒現在哭笑無常,有時候發呆,一天不說話,她想大聲叫就叫起來,以淚洗麵。”

母親牽掛女兒,極度憂慮,“她知道這個判決結果又哭又鬧得不行,所以開庭,我也不敢讓她去,擔心她承受不住。我說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孩子現在也有人勸慰,說總有當媳婦的一天,但孩子現在就不想,她說‘我再也不找了。’

這位母親告訴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席某某和女兒的關係徹底終結,“看清一切了,如今兩人還能有可能嗎?所以要想開啟新生活,不是咱們說說那麽簡單。”

“她還上什麽班,她就是找同學出去溜達,有時候跟她哥哥在一起,哥哥勸慰,別人說話她也不想聽。她那麽個情緒,誰能接受的了啊!”

對於退還彩禮,女孩母親表示:“他們還想二審嘛,等事情風平浪靜了,再說這個,我們原來也沒打算要這個東西,不是咱的咱也不要。”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律師說法

訂婚即可強暴是錯誤認識,

即便不構成強奸也可能構成強製猥褻

知名刑辯律師趙良善受訪指出,訂婚即可強暴是錯誤的認識。

“具體到本案,雖然女方內褲、下體擦拭物未檢出被告人的精斑,但是這不能就此定論其未與女方發生性關係。”

目前第一次訊問的同步錄音錄像無法打開,所以無法核實席某某第一次訊問時的口供,若口供中承認了當事人下體插入,同樣可認定其構成強奸罪。

趙良善解釋,即使目前被告人的口供無法證明其下體插入,但是可證明其目的是強暴女方,因被告人意誌以外的原因(比如女方的反抗導致其恐慌等)而未得逞,其同樣構成犯罪,可認定為強奸未遂。依據《刑法》第23條規定,對於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趙良善指出,即使目前被告人的口供以及物證均無法證明其下體插入,但可證明其強製摟抱、或下體蹭觸女方下體,那麽被告人同樣構成犯罪,隻不過是構成強製猥褻罪,依據《刑法》第237條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製猥褻他人,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_FORMAT_GT_#_FORMAT_GT_#_FORMAT_GT_##律師說法

防止婚姻被“彩禮”算計物化,

即便強奸罪名成立也可考慮免於刑罰

四川鼎尺律師事務所萬淼焱律師受訪指出,一審作出強奸罪判決,陽高縣法院審判長通過媒體進行了判後答疑。有鑒於席某某不服判決已經上訴,其強奸罪名是否成立,因雙方各執一詞,隻能依據性關係發生前後的雙方行為,以及這些行為背後與雙方年齡、社會閱曆、智力水平相適應的認知能力來予以確定。

萬淼焱表示,婚姻的前提是兩情相悅、相互尊重、你情我願,但若夾雜了太多的“提防”“算計”,本就是將婚姻進行物化。結合女方家在報案後仍然提出加房本結婚便可撤回刑事控告的意思表示,本案應屬即便罪名成立,也屬“社會危害性小”,可免於刑事處罰的範疇。

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 李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