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被清盤的恒大,和1000多個未完成的爛尾樓

原標題:被清盤的恒大,和1000多個未完成的爛尾樓

1月29日上午10點剛過,香港高等法院向中國恒大集團發出清盤令,隨即恒大係三家香港上市公司中國恒大、恒大物業、恒大汽車全部於盤中停牌。從9點半開始提訊到結束,聆訊隻花了半個小時左右。

根據香港地區法律,之後恒大依然可以提出新的重組方案,假如法院和債權人同時接納,還可能暫緩清盤。

早在2023年10月30日恒大清盤被宣布第五次延期時,香港高院的法官就表示過:“這回真的是最後一次押後(延期)。”當時法官還指出,如果公司無法達到她所設的標準,法院很可能在下次聆訊時發布清盤令。之後發生了第六次和第七次延期。

2022年6月27日佳盛環球第一次向中國恒大提出的清盤呈請,涉及中國恒大的財務義務金額為8.625億港元,呈請人由連浩民代表。連浩民旗下的兩家公司(其中之一為佳盛環球)在2021年3月參與了恒大房車寶集團的戰投,共出資15億港元。

七次同意恒大的延期申請後,法院終於在2024年1月29日發出清盤令,距離佳盛環球清盤恒大的訴求已經過去一年半。

據21財經消息,中國恒大集團行政總裁肖恩對法院的裁決表示“非常遺憾”,並稱“將積極與清盤人溝通,依法配合清盤人履行相關程序”。

如何清盤?

1月29日下午2點半,香港法院還將就一項潛在的規管命令舉行聆訊。據香港媒體報道,規管命令意味著法院將監管清盤程序,可能包括任命清盤人。根據香港地區關於有限公司清盤的相關規定,清盤人會在清盤令發出後,主理並檢查整個清盤過程,清盤人會在三個月內召開並主持第一次債權人及分擔人會議。

“清盤開始後,不僅恒大要迎來企業經營的最糟糕局麵,其作為上市公司的價值也將跌入冰點,股東價值將清零。”一家香港券商機構分析師向《鳳凰WEEKLY地產》說。

“這次香港法院頒布的境外清盤令所涉主體是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大,對其境內子公司日常經營將產生較大影響。”中指研究院企業研究總監劉水稱,“一旦公司完成清盤 ,清盤人將向法院申請免除清盤人的責任及解散公司。由於公司嚴重資不抵債,清盤後對公司股東及相關債權人影響較大。”

清盤人會在股東及債權人決議後,開始向債權人分發資產,處理完一般開支(律師費、訴訟費、破產管理署及法庭費用等),剩餘資產將會按照順序分發至有限債權人、一般無抵押債權人,最後才按股東權益發放資產。而香港上市公司的雇員將會被視為公司的優先債權人,可以優先索要,從資產中取回欠薪、代通知金及遣散費。

接下來有一些處置是比較明確的,比如根據香港地區《公司清盤條例》,恒大上市公司董事的權力將會被暫停,清盤人有權更換上市公司的董事。目前中國恒大的執行董事有許家印、肖恩、史俊平(副總裁、房車寶集團董事長)、劉振(副總裁,負責法務)、錢程(首席財務官)5人。5名董事中,已有一名身陷囹圄。2023年9月28日,中國恒大公告,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強製措施。

“發出清盤令後,法院會提名一個清盤官(清盤人)接管恒大在開曼的公司,等於說恒大所有的董事都被免職了,上市公司就不是恒大說了算了。”匯生國際資本有限公司總裁黃立衝對《鳳凰WEEKLY地產》分析。

由於香港法例現時並無有關破產交易的條文,也就是說,即使被境外債權人申請清盤,債務也不會轉移至董事個人身上。不過,有一個例外,如果公司以股本向股東贖回或回購股份,而公司在股本支付後一年內開始清盤,則就股本支付簽署有償債能力證明書的董事與收款股東可能個別及共同承擔向公司賠償資產的責任。

資產方麵比較清晰的是海外部分。“恒大海外所有的資產會被變賣掉,基本原則是,恒大海外的資產會被上市公司的債權人在清盤令下瓜分。”黃立衝稱。

恒大有多少海外資產?

外界看到的海外資產處理多數是許家印個人的資產,比如其在香港、澳洲、倫敦、洛杉磯各處的豪宅和私人飛機等,真正在上市公司名下的現金和不動產並不多。

中國恒大2022年年報顯示,恒大港元貨幣資產有142.15億元人民幣、美貨幣資產有28.21億元人民幣、歐元貨幣有9.11億元人民幣,總金額才約415億元人民幣。恒大在境外的債務總額為1392.2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9000億元,債權人就算是能完全瓜分掉貨幣資產,也是杯水車薪。

恒大在境外的不動產也已經處理得所剩無幾,其在香港開發的住宅項目恒大·睿峰已在2021年10月轉讓給合夥股東鼎佩集團;2022年11月,恒大轉讓香港元朗未開發地塊錄得約7.7億美元的虧損。目前恒大在香港還有一處資產未出售成功,即位於灣仔的恒大中心,半年前香港恒大中心更名為萬通保險中心,萬通保險是主要租戶之一。

2023年8月,恒大曾向紐約南部曼哈頓破產法院提交《美國破產法》第15章,申請破產保護。當時恒大在申請文件內表示:“恒大在海外並沒有重大資產,美元債的償還主要是通過子公司的分紅來進行。”

境內變數較大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在2023年4月發布的司法解釋,“在相應條件下,商品房消費者主張其房屋交付請求權和價款返還請求權,均優先於其他債權受償。”也就是說,對已出售的商品房部分,購房者依然具有優先權,恒大業主無需因清盤令恐慌。

變數比較大的是境內未出售的資產。

恒大行政總裁肖恩在接受采訪時稱:“我想強調的是,這次法院頒布的境外清盤令所涉主體是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大(03333.HK)。目前恒大集團及其他作為獨立法人主體的境內外子公司管理運營體係保持不變,集團仍將努力盡一切可能保障境內業務和經營穩定,穩步推進保交樓等重點工作,維持物業服務品質不受影響,仍將全力保障平穩推進風險化解和資產處置,仍將盡力依法公平推進各項工作。”

按照肖恩的說法,香港地區的清盤令不會影響到恒大集團的子公司。

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分析,對於恒大境內的子公司們,如果母公司麵臨清盤,可能會對子公司產生重大影響,比如母公司可能會出售子公司資產來償還債務,或者不再向子公司提供資金支持。再比如,子公司的股權結構可能會發生變化。

匯生國際資本有限公司總裁黃立衝對《鳳凰WEEKLY地產》稱:“理論上,清盤人在控製上市公司之後可以對子公司再進行清盤,把子公司資產變賣或開發,以最大的可能性回收股東的利益。當然,這個時候地方政府會參與幹擾來穩住自己的利益,包括保交樓等,境內債權人也會提出查封、訴訟,到時就會出現比較複雜的情況。”

恒大香港上市公司的清盤令到底會不會影響境內資產?幾乎就在清盤令頒布的同時,一則兩地司法機關的共同宣告也許會有指導意義。

1月29日上午10點,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在香港共同宣告: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2019年1月18日在北京簽署的《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當天起在兩地同時生效。

不過,仔細查閱《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文內明確寫明了“本安排”暫不適用於8種民商事案件作出的裁決,其中之一就有“破產(清盤)案件”。

更重要的是,無論法理如何解釋,保交樓是境內部分目前看來始終被擺在首位的任務。

清盤令並不是恒大的結束,保交樓、債務重組兩大艱難的任務依然壓在恒大的身上。恒大官方最後一次提到保交樓數據還是在2022年12月2日,恒大在專題會表示,2022年1月到11月,實現交樓25.6萬套。據中指研究院統計的恒大項目數據顯示,2018年9月以後其未竣工麵積存量項目數量合計1322個,幾乎遍布了中國所有省份。

恒大境外債重組在數日前有了一絲進程。1月26日晚間,恒大物業發布公告:有關約134億元人民幣存款質押被強製執行一事,公司全資附屬子公司已向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1月25日,公司已收到法院正式接受立案的通知。根據公告,恒大物業共提起七項訴訟,涉及金額合計超過114億元。

看似“內訌”的恒大係,實則有希望通過訴訟為物業平台爭取價值,畢竟恒大物業的股權是恒大境外債重組的重要砝碼之一。當然,對於恒大集團有沒有現金回流至物業,也要打一個問號。

可惜的是,這些努力,現在看來意義已經不大。

恒大的債務重組在2023年9月許家印被抓後陷入僵局。據恒大於2023年9月24日發布的公告,“鑒於集團旗下的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正在被立案調查,恒大集團目前的情況已無法滿足新票據的發行資格。”

“債權人初步投票情況並沒有達到預期,且恒大地產已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集團實控人等因涉嫌違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強製措施,公司也認為無法滿足境外債務重組關鍵環節的相關法定條件,這些情況使得各類不確定性不斷強化,以致債務重組方案最終難以落地。”肖恩在接受采訪時透露。

目前恒大的境外債重組仍停留在2023年4月27日,根據彼時的公告,已有兩份重組方案獲得對應債務額度超75%的債權人支持,另外兩份方案的債權人同意率分別超過30%和64%,距離75%的重組門檻仍有相當大的距離。

本文轉載自鳳凰WEEKLY。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