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近視能治”的偽科學,怎麽還有人信?

原標題:“近視能治”的偽科學,怎麽還有人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

作者:指聽

人通常不會在同一個“偽科學”陷阱中跌倒兩次。

隻有一件事例外——那就是治近視。

最近又有個詞條上了熱搜,“近視眼從800度降到100度的過程”。

帖子用看似專業實則扯淡的話術,詳細描述了如何通過人體的“視覺恢複閃現”功能,逐步降低度數。

盡管很快就被醫生辟謠是偽科學,但評論區依然擠滿了躍躍欲試的人。

紛紛詢問“真的嗎”“明天開始我就練”……場景讓人覺得似曾相識。

從各種奇怪的“降度數訓練”“視力改善按摩”;再到很多90、95後曾花大價錢買的“近視治療儀”、防藍光眼鏡……

這些宣稱能“治近視”的偏方,怎麽就能唬人一次又一次?

“一聽能治近視,

我就顧不得要講科學了”

當代年輕人說得清早C晚A的原理,背得出饅頭麵條米飯的升糖指數。但對於眼睛這個精密的器官,似乎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敬畏之心。

秉承著沒有了解就沒有發言權的原則,我還真仔細看完了這所謂的“視覺恢複閃現訓練法”。

名字很酷炫,但操作方式很簡單。

所謂“閃現狀態”,就是讓你找遠處某個介於能看清和看不清之間的物體盯著看,尋找視界突然清晰的感覺。

根據帖子裏的說法,經過反複練習後能看清的時候會越來越多,直到每次看都是清晰的,度數就降低了。

然後就再找到一個新的、更遠距離的物體,重複訓練。

看起來挺玄乎,但這其實並不是什麽最新發明的招數。

在社交平台上隨便一搜,號稱用類似方法降了幾百度、摘掉眼鏡的“案例”幾年前就比比皆是。

再激進點的甚至建議配眼鏡時也故意配低一點,讓自己時刻保持介於看清與看不清之間的“極限狀態”。

視力0點1回到視力1點0。

背後的所謂“原理”也差不多,說是可以“通過訓練眼周肌肉擠壓眼球,從而使被拉長的眼軸逐漸縮短”。

基本上相當於把眼睛想象成胸大肌去鍛煉:“隻要你堅持每天都去舉50斤的杠鈴,慢慢就能舉起60斤。”

但遺憾的是,類似的所謂視力訓練早就被很多眼科醫生辟謠過——

鍛煉的根本不是眼睛的視物能力,而是大腦的腦補能力。

簡單來說,通過長期盯著看不清的物體,能稍微提升大腦對模糊的容忍度,讓大腦把原本看不清的事物也識別為清晰。

但眼睛本身的條件不變,通過腦補帶來的“提升”效果很有限。

甚至可能會因為長期看不清產生視疲勞,導致視力的進一步下降。

人在看東西時真正清晰的隻有一個點,但在這個點的前後一小段範圍內的物體,也會被大腦統一處理成“清晰”的圖像。圖源丁香園。

不過在各種蒙過人的“視力恢複訓練”中,這已經算是看起來最像那麽回事的了。

網上隔三岔五就會火那麽一兩個“偏方”,讓每個成年人迅速忘記“近視目前是無法治愈的”這一醫學常識。

最離譜的是各種聲稱能夠緩解視疲勞、降低度數的“護眼視頻”。

出處一個比一個厲害,不是“某國眼科研究院”,就是“飛行員的隱秘視力訓練”。

結果往下一翻,不過是讓你盯著屏幕上不斷運動的幾個小綠球。

其實就是當年“米字眼球操”的變種,通過轉動眼球來緩解視疲勞。

南懷瑾大師也曾講過自己每天講眼睛“順時針轉36下,逆時針轉36下”的“護眼秘方”。

雖說轉動眼球會對緩解視疲勞有點幫助,但用力盯著電子屏幕本身又會產生視疲勞。

這一波可以算是護眼界的左右互搏。

而且對於高度近視來說,快速轉動眼球本身也是個有危險的動作。

高度近視的眼軸更長,視網膜被牽拉的程度更大,快速的眼球運動反而會加大視網膜脫落的風險。

另一種,則更具有“迷惑性”。

理論上是那麽回事,但現實中能起到多大作用,又是另一回事。

前段時間,一位博主頭回聽說“防藍光眼鏡沒用“的說法,看著自己桌上一打眼鏡當場破防。

@4566日常版(直播號

屏幕前等著看樂子的網友,笑容同樣凝結在嘴角:

“咬牙配了更貴的防藍光眼鏡,還給家裏的所有電子屏幕買了防藍光膜,現在告訴我都是白花錢?”

陶勇醫生曾在網上科普過,“防藍光”功能其實不能說是完全沒用。

畢竟理論上,短波藍光確實會對眼底的黃斑產生傷害。

但普通人日常接觸到的短波藍光劑量微乎其微,其實沒有必要特別防護。

如果不小心濾掉了長波藍光,還有可能影響晝夜節律,導致睡不著。

@陶勇醫生

如今市麵上的很多打著“護眼”旗號的產品很多都是這樣,把理論基礎說一半藏一半。

但說的一半的“效果”,已經足以讓大家掏出錢包。

防藍光眼鏡通常要比普通眼鏡貴上幾百塊。而在前幾年的保健品風潮中,葉黃素也經常被推薦成“白領必買”,一瓶30顆的就要上百元。

但很多眼科醫生都科普過,葉黃素作為一種抗氧化劑,對眼睛的作用隻適用於部分視網膜黃斑病變的預防。

無法緩解疲勞,也沒有證據說明它能控製近視的發展,且基本可以靠飲食補充。

@眼科醫生王凱

但依然無法阻攔年輕人一瓶一瓶地囤,並把它視為讓自己耳清目明的救星。

小時候為近視上過的當,

當爸媽後又來一遍

醫學界早已明確近視在目前還無法治愈,眼軸變長的過程也是不可逆的。

很多人也因為小時候受夠了各種“偏方”的苦,自信再也不會被“治近視、降度數”的概念所欺騙。

很多從上學就開始近視的90後,都曾被爸媽領去在耳朵的特定穴位上用膠布貼上幾顆豆子。

類似這樣。

編輯部一位同事想起自己小學時甚至嚐試過“電擊穴位治療”——“每周末都得去被電40多分鍾,結果度數該怎麽漲還是怎麽漲。

經曆過這些,以為早就身經百戰、百毒不侵,沒想到商家的套路也推陳出新。

在查找資料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不少平時根本沒聽過,但在家長群體中口口相傳的“近視治療/預防儀”。

看著一個比一個奇怪,但背後都有個看似說得通的原理,讓人不禁在心裏嘀咕“難道真有用”?

比如下麵這種“拉遠鏡”,通過鏡子把作業本反射到5、6米的“遠處”。

據說是為了盡量減少孩子平時看近處的時間,預防近視。

鏡子加上一段支架就能買上幾百上千塊,有些產品甚至直接宣稱能“縮短眼軸、降低度數”。

但很多人買回來之後發現孩子很難適應鏡子裏反射的景象,反而要花更長的時間來寫作業。

還有種聲量更大、爭議也更大的“治療器”,叫哺光儀。

近幾年有研究發現,近視不僅是因為看近處時間太長,更重要的是在眼球發育階段缺少足夠的戶外光照。

而這種儀器據說可以通過對眼睛集中的紅光照射,來彌補日常缺少的戶外光。

如果把後者理解成吃西紅柿補維生素,那麽前者相當於直接吃維生素片。

但大部分眼科醫生對此的態度都是——不能說一定沒用,但風險同樣存在。

哺光儀相當於直接照射人的眼睛,一旦沒有控製好強度和時間,有可能對眼底黃斑產生不可逆的傷害。

之前有記者去體驗使用過,沒一會就覺得“很不舒服”。

而市麵上不僅機器質量良莠不齊,從業人員往往也缺乏足夠的知識。

當記者詢問機器原理的時候,店長一邊宣稱“給小孩用可以降低度數”,一邊籠統地把裏麵的紅光稱為“營養光”。

@浙江經視

哪怕自己小時候也曾嚐試過各種“近視偏方”,也知道不管用。

但成為家長之後,依然會比其他成年人更加容易掉進這種“護眼坑”。

畢竟成年人的近視程度通常已經穩定,但孩子的度數卻每年都在增長,家長的焦慮也在不斷增長。

就連最古早的“護眼傳說”眼球操”,近幾年都衍生出過更加“高科技”的版本。

河南節目《小莉幫忙》曾報道過一種所謂的“降度數神器”,讓孩子帶著類似VR眼睛的東西“做遊戲”。

玩法也就是通過跟蹤小球運動,讓眼睛“動起來”,照樣有家長買單。

隻可惜孩子用了幾個月後不僅沒降度數,反而近視更嚴重了。

去年底社交平台上甚至還流行起了一種有點離譜的“退軸(讓眼軸縮短,也就是降低度數)秘方”——曬眼皮。

讓孩子挑在陽光不太強也不太弱的時間段,閉眼曬5到10分鍾,每天曬個幾次。

為了防止曬黑曬傷,家長們還會精心蒙住孩子的臉,隻露出兩隻眼睛。

沒想到在防曬界曾火爆一時的“臉基尼”,如今又有了新的用處。

這個“偏方”跟哺光儀有同一個“理論基礎”:通過集中、高強度的光照,彌補日常戶外光照的不足。

不過根據醫學界的共識,每天戶外活動2小時以上才可以有效降低小孩的近視的風險。

而“每天3次,每次5分鍾”的曬眼皮,通常並不能達到同等效果。

至於曬過後孩子覺得“看得更清楚”,真相可能讓人啼笑皆非——很可能是因為閉目養神了一段時間,讓視疲勞得到了緩解。

改不了生活方式,

隻能“亡羊補牢”

十幾年來,大家總是一看到“護眼”“治近視”的概念,就忍不住掏出錢包往前衝。

一個重要原因在於近視本來就是受多種因素影響的,很難讓普通人“完全掌控”。

近視的本質是眼軸變長,但影響眼軸的因素有很多。

90後小時候經曆的很多所謂“近視治療儀”,基本是通過點擊、震動、按壓等各種方式放鬆眼部肌肉,

因為當時大眾認知是——近視主要由於眼睛長時間處於緊繃狀態,肌肉過度緊張。

後來醫學上又發現,近視的另一個影響因素是眼部肌肉的調節能力不足。

於是又出現了一批新的“治療儀”,讓使用者在看遠看近之間不斷切換。

很多人小時候都被家長要求用過一種類似現在電腦驗光的“視力調節儀”,盯著機器裏的一個圖片拉近拉遠。

現在還有種叫做“反轉拍”的簡易版本,相當於讓人眼在兩副“眼鏡”之間反複切換,達到鍛煉調節能力的作用。

@閃電健康。

每一個看起來都有點道理,但每一個本質上都是在“亡羊補牢”。

目前已經有足夠證據支撐的預防、緩解近視的手段,一是減少看近的時間,二是每天保持充足的戶外運動。

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卻也最奢侈。

在社交平台上谘詢哺光儀的家長,幾乎都是苦於沒有時間讓孩子進行足夠的戶外運動。

才絞盡腦汁想找些“事半功倍”的效果。

@眼科醫生華文娟

至於至今還會跟著每個“視力訓練”去做的成年人,更像是在尋找一種心理安慰。

曬眼皮的風潮最先從家長群體中刮起,後來也逐步蔓延到了一些用眼過度的成年人中。

別人午休去樓下曬背,他們把自己蒙成蝙蝠俠,讓眼皮接受陽光的沐浴。寄希望於明天體檢,自己的視力一欄結果別那麽慘。

畢竟“視疲勞”這件事,在高壓的工作和生活節奏裏生活的人,每個都逃不過。

專家們防治、緩解視疲勞的那些建議很有用,可惜很難執行。

無論是“站在窗邊遠眺”,還是“用一小時電腦休息10分鍾”,在馬上要回的客戶消息、馬上要交的工作表格麵前,隻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而當“一邊戰戰兢兢,一邊又不得不過度使用自己的眼睛”已經成為當代人無法逃脫的陷阱;

所謂的“治近視”偏方恐怕就會繼續更新下去——

與其說是智商稅,不如說是情緒稅。

原標題:“國民級智商稅”又火了,最近輪到新一代年輕人被它騙

讀完點個【在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