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讓北宋頭痛不已的“契丹”,是現在的哪個民族?講出來你可能不信

原標題:讓北宋頭痛不已的“契丹”,是現在的哪個民族?講出來你可能不信

“契丹”這個稱呼,並不陌生。曆史上這個民族也曾經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建立了遼國,與當時的宋朝分庭抗禮。

但遼國滅亡之後,契丹人去哪裏了卻少有人知。時至今日,契丹族究竟還有沒有保留下的血脈?有的話,又是我國目前的哪一個民族呢?

遊牧漁獵,契丹起源

關於契丹族的發源,要追溯到南北朝時期。那時候,就已經有了“契丹”這個稱呼。此時,東晉地處江南,中原地區則被五個胡人部落占有,並相繼在中原地區建立了政權。

這五個民族中的鮮卑和匈奴,都被人認為是契丹的民族分支。雖說法不一,但顯然,契丹這個民族有著很獨特的特征,部落製度,以遊牧和漁獵為生,發源於內蒙古赤峰一帶。

經曆了五胡亂華,中原地區一片動蕩,直到隋朝統一,契丹這一民族的勢力從最開始能在中原地區爭一爭政權,到開始走下坡路,逐漸離開了中原地區。

隋朝建立,中原安定了下來,契丹族被迫轉移,此時他們生活的地理位置,正處於突厥和高句麗之間,兩方勢力都比契丹要強大得多。契丹在夾縫中,生存空間被不斷壓縮。

契丹勢微,想要反抗又打不過這兩方勢力,隻能忍氣吞聲求生存。撐過了隋朝到了唐朝,隨著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契丹的日子開始發生了轉變。

北方勢力的不斷侵擾,讓李世民很頭疼,決定打壓這兩方勢力。

隨後多次出兵,針對突厥和高句麗進行了討伐,原本強盛的兩個政權,在大唐的不斷征討之下,實力不斷縮減,也給了契丹喘息的機會。

契丹也被強盛的大唐朝收編,向唐朝稱臣。

雖然周邊仍然動蕩,但得了發展機會的契丹,實力穩步提升,不再是之前那個被突厥和高句麗摁著打的民族,他們開始反擊,並開始向外擴張。

契丹不斷壯大,但還不足以建立政權,隨著時間的推移,來到了唐朝末期,天下又開始動蕩,此時契丹內部出現了一位很有眼光的人物,也就是後來開創遼國的耶律阿保機。

“亂世出英雄”,耶律阿保機看準了時機,他先是將完成了契丹族內部的統一,隨後在草原上創立了政權,遼國就此建立。

遊牧民族的生活雖然獨特,但比起農耕文化還是有一定的落後性,農耕經濟也比遊牧經濟更加穩定,想要壯大遼國,就必須要有自己的耕地。

耶律阿保機看透了這一點,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南下攻打中原。阿保機去世之後,次子耶律德光即位,仍然秉持著他的誌向,繼續南下。

唐末,石敬瑭鎮守太原。離遼國,也就是契丹的位置十分接近,李從珂對他手中的權力頗為忌憚,便想要設計結果了他。

石敬瑭接到了李從珂下的命令,令他前往鄆州,節度使這一職位不能輕易離開駐紮領地,李從珂這一計顯然是想要害他。

正一籌莫展之時,石敬瑭的手下勸他,“那契丹的皇帝離咱們這麽近,您隻要誠心誠意依附他,自然一呼百應,必能成事。”

他被說服,以割讓燕雲十六州為代價,派人去見了耶律德光,表明自己願意向遼國稱臣,希望他能夠派兵支持他反叛。

耶律德光正愁耕地的事呢,石敬瑭就巴巴送上門來,正中他的心思,欣然接受。遼國得了他們最想要的耕地,有了發展農耕經濟的地方,也為後來遼國兩百年的基業,奠定了基礎。

但遼國接下來的路也不是那麽容易走的,在他們發展壯大吞並燕雲十六州之時,中原地區又經曆了什麽呢?

中原統一,分庭抗禮

在遼國發展壯大,吞並燕雲十六州,想要順勢南下奪取中原之時,中原地區也結束了混亂的局麵,趙匡胤完成了中原的統一,建立了宋朝。

中原的穩定,對於契丹這一遊牧起家的民族,必然不是好事。更何況燕雲十六州地處要地,自古以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宋朝想要盡快收複這一地區,但宋朝皇室並沒有像遼國那樣,經曆兩代有勇有謀的君主。趙匡胤馬背打下了天下,領兵實力強勁,他一直想要盡快收回燕雲十六州。

但尚未實現這一願景,趙匡胤就去世了。宋太宗趙光義即位,想要順著趙匡胤的想法,拿下燕雲十六州。

隻可惜他雖有治國之才,卻並無奪江山之能力。宋朝初始經濟繁榮,國力強盛,兵馬富足,縱使契丹在戰場上英勇無比,但宋朝的精銳也絲毫不遜色,甚至更勝一籌。

且當時遼國派出守護燕雲十六州的兵力不過三萬人,宋朝卻足足派出了三十萬,十倍的兵力之差,怎麽看宋朝都占據了絕對優勢,這一仗應當手到擒來才對。

遼國自知兵力差距,自然善用兵法,不打算與宋硬碰硬,決定趁著夜色,偷襲宋軍。雖打了宋軍一個措手不及,但宋軍的實力擺在那,軍隊內部迅速調整好策略,沉著應對。

遼國的這次偷襲,不僅沒有取得優勢,且越打越頹,眼看就要被宋軍包圍,卻遇上了宋太宗趙光義犯蠢。

他在帶兵打仗上並無建樹,卻在這關鍵時刻搶過了指揮權,親自在前線指揮作戰,想要立下功勞,載入史冊。

卻又在領兵的遼軍將領朝他攻來之時,大驚失色,為了保命,膽小怕事的他在最焦灼的時候,棄手下將士於不顧,自己逃跑了。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趙光義這麽一跑,動搖了軍心。軍心一渙散,想要再凝聚起來便是難上加難。遼軍趁此機會,持續進攻,扭轉了頹勢,反敗為勝。

雖然這一仗敗了,但對於當時強盛的宋朝而言,其實並不算什麽大事。但這次的戰敗,影響不在當下,而在長遠。甚至直接影響了整個宋朝接下來的走向,這又是為什麽呢?

契丹血脈,何去何從

這一仗雖然沒有打潰宋軍,但皇帝在關鍵時刻臨陣脫逃,卻讓宋朝全然丟失了宋太祖時期的那般硬氣,淪落成了一把軟骨頭。

盡管戰敗,當時宋朝的兵力仍然是十分強盛的。如果再蓄力,整頓軍備,發起攻勢,未必不能取勝。

但君主領兵戰敗,造成了巨大的負麵影響,一時之間朝堂之上,無人敢再提抗遼一事。

偏安一隅,不再主動出擊的宋朝,逐漸變得軟弱可欺,遼國便想趁此機會繼續南下,實現大一統。

遼國蕭太後親自領兵南征,與宋朝之間多次發生衝突。雖然宋朝當時在軍事方麵在走下坡路,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兩方相爭多次,未能分出個高低。

說是相持,可主動出擊和被迫防守還是有著很大差別的。宋朝最終還是經不起長久的戰爭,先低了頭,雙方達成一致,宋每年向遼進貢歲幣。

遼國形勢一片大好,勢力範圍也不斷擴大,契丹民族也走向了曆史的巔峰。

對於宋朝而言,雖然向遼國低頭,但遼所處的地理位置,正好在中原和蒙古之間,也為宋抵擋了蒙古的進犯。

隻要遼國不倒,宋也會安然無恙。隻可惜兩國在結下澶淵之盟後,都越發貪圖安逸的生活,宋朝更是重文輕武,軍事作戰能力逐步下降。

最終遼被更軍事更強盛的金滅亡,少了遼國的屏障,金自然也能繼續南下,再加上宋徽宗的昏庸,宋不過堅持了兩年,便也步入了遼國的後塵。

遼國滅亡了,契丹人卻沒完全消失,遼國當時的一位實力雄厚的皇族耶律大石,駐紮在新疆地區,得聞遼被滅的消息,十分悲憤,順勢在新疆建立了西遼。

即便如此,也難改衰敗之勢。契丹這一民族,終究在鼎盛過後,逐步消失在曆史之中。這強弩之末建立的西遼,也在八十年後被蒙古徹底滅亡。

在曆史上,契丹這一民族,也就此消失了。可在曆史記載中消失,並不代表著這一民族徹底滅亡。

契丹建立了遼國之後,脫離了完全靠遊牧為生的日子,靠著燕雲十六州肥沃的土地,發展了農耕經濟。

比起靠天吃飯的遊牧漁獵,農耕自然更有保障,所以那些原本居於北方的契丹人,也都遷徙到了燕雲十六州的位置。

遼國滅亡,契丹人卻適應了當地的農耕生活,不僅生活方式漢化,血脈也逐漸與漢族交融。民族融合,是曆史發展浪潮中必然出現的。

契丹消失,並不代表著血脈的消亡,隻不過在民族融合過程中,逐漸漢化。除卻漢化的契丹人之外,西遼被蒙古吞並,契丹人也有順勢加入了蒙古陣營的,也與蒙古進行了融合。

如今,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等地,也有與契丹人血脈融合的情況出現。

科技發達的當下,想要確認是否是契丹人的後代,通過基因檢測就可以實現,經過基因對比之後,如今居住在東北的達斡爾族,就是契丹人的後代。

正值哈爾濱旅遊熱潮,不少達斡爾人也出現在旅遊景區,也給了大眾一個機會,能夠了解達斡爾人的曆史和文化。從他們的身上,或許能夠感受到曾經契丹人的日常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