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掉北京房子,去租房的人 || 深度

原標題:賣掉北京房子,去租房的人 || 深度

wumiancaijing.com

////

人們並非不再需要安全感,而是認為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中,持有現金所帶來的安全感要比買房更好。

重要提醒!!!為防失聯,請“星標”我們!進入無冕財經公眾號,點擊右上角“...”,再“設為星標”,以便您及時接收每篇推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真實故事計劃Pro”

ID:zhenshigushi2

作者:肖思佳

編輯:溫麗虹

樓市遇冷,即便是北京這樣的超一線城市也不能幸免。眼下,有一批房主決定賣掉北京的房產,重回租房生活。

這是一種家庭資產重新配置的策略。當擁有房產不再等於資產增值的捷徑,房子帶給國人的安全感也正逐漸消失。許多人決定取回現金,嚐試用其它方式,為家庭資產保值。

從業主變為租客

租下4個月前剛剛賣掉的那套房子—— 這個想法有些瘋狂。但提出這個想法後,陳菁很快得到了丈夫林文彬的支持。

自從2023年2月份賣出這套位於北京東四環的小一居後,他們就卸下了房屋業主的身份,成為租客。一同卸下的,還有2016年買房申請的152萬房屋貸款,以及附帶產生的90多萬利息。5月中下旬,二人重新投入租房市場,看房2、3周無果。眼看交房期限在即,他們隻好和新房主商量,以租房的方式繼續住在賣掉的房子裏。

在廚房裏那張使用了近7年的小吧台上,林文彬代表自己和妻子,與房東一一對過租房條款,而後在合同上簽下了名字。短短4個月,他們的身份就從這間房屋的持有者變成了租客。失去了唯一的剛需住宅,林文彬此刻卻覺得輕鬆。

結清剩餘的貸款後,他們無需背負每月7300元的房貸,也不必再為近30年借貸所產生的高額利息煩心。在租房合約到期前,他和妻子憑借每月5000元的租金,不僅能繼續安心住在這套他們親手裝飾起來的小屋裏,還能將樓市房價漲跌帶來的欣喜與焦慮一律隔絕在外,可謂一舉兩等。

然而,還是有一些細微之處發生了變化。在獲得經濟上利好的同時,他們失去了對房屋的自由支配權

2023年,幾場大雪讓北京的這個冬天異於往年地冷。一天晚上,夫妻倆準備入睡,丈夫林文彬提出,想在家中加裝一個暖氣,用以抵禦夜晚的寒冷。妻子陳菁打趣地和丈夫說:“現在都不是你的房子啦,可不是你花錢就能加的。”

同樣回到租房的生活的康怡,必須重新適應對空間審美需求難以被完全滿足的生活。

康怡學藝術出身,對房屋內部空間審美頗有追求。2019年買入一套北京東三環上的兩室一廳後,她請來設計師,一點一滴將房子裝修成了理想中的模樣。

為了把客廳的一麵牆改造成置物空間,用以擺放咖啡機、麵包機和複古cd播放機,她需要提前設計好裝修時的電線走向。在那套屬於她的房子裏,處處是這類根據她使用習慣設計、製造出來的空間細節,每一寸角落都在為她的審美服務。

2022年重新開始租房後,她常常苦於北京出租屋內糟糕的裝修狀況。在北京,出租的房子大多上了年代,裝修風格許多都保留了上世紀80、90年代的風格,房東提供的家具,也大都是過往自用的老式家具。在出租屋,一切都以經濟實用為主,之前暫居的租客,往往也不會進行改裝,因為那花費大量精力、金錢和時間,和租住生活的生存策略格格不入。為了租到一間滿意的房子,康怡至少要看過50套房,才會最終定下一套。

大量的考察後,她總結出了明確的租房需求:白牆、木地板、家具少,一言以蔽之,要便於後期改造。即使如此,出租房不可能像那套自己裝修的房子一樣完全稱心如意。出租房內,不是這裏少了一座插銷,就是廚房或廁所的格局不盡人意,總之無法麵麵俱到。她知道,不可能租來一間量身定製的完美的房子。

康怡正在整理租來的新家。

30歲這年,郭震也決定賣掉手中的房產。他的房子在北京地鐵6號線的褡褳坡附近,一處老舊小區內。2019年,他花費約340萬元買下了一套70多平方米大小的兩室一廳二手房。

2022年,郭震和妻子的第一個孩子降生。原本,這套房子裏隻有郭震夫妻和他們養的一條寵物狗。孩子出生後,為了照顧孫子,郭震的母親也搬來同住。一家四口,外加一隻狗,讓這個家變得擁擠起來。為了盡快讓一家人住進足夠寬敞的房子裏,2023年下半年,郭震決定賣掉這套房,租一套足夠大的房子居住。

租房容易,賣房難

2023年9月,郭震聯係了房屋中介,掛牌出售名下這套二居室。結果掛牌3個月,房子沒有尋得買家成功出售,最後隻好決定下架。那個秋天,郭震名下這套房子的行情估價持續下跌,郭震陷入了恐懼資產貶值的焦慮之中:“就好像你在銀行裏存了50萬。然後,你聽說其他存了100萬的人,賬戶裏的錢縮水到隻剩80萬,你能不緊張嗎?”

稀釋的安全感

決心賣房返租的人們,許多人在買房時,也曾從房子中獲得過足夠的安全感。

林文彬、陳菁夫婦的房子購於2016年。當時,這套40平方米大的小一居室售價270萬元。夫妻倆申請了房屋貸款後,為了湊齊120萬元首付,還向親朋好友借了3、40萬元。偌大的城市裏,這間得之不易的小屋如同一葉扁舟,為二人撐起一片安穩的小小天地。

做賣房的決定時,林文彬和陳菁起初意見有過分歧。

從2021年開始,林文彬就數次提出過自己的擔憂。他們購買的是一套“老破小”,建設於上世紀80年代。在新商品房層出不窮的當下,他擔心這套“比自己年齡還大”的房子在交易市場中,無法對剛需購房族產生吸引力。萬一老房再出現什麽狀況,影響流動性,更難以脫手。“相當於被套住了,就跟股票一樣。”林文彬說。

他覺得未來手裏的“老破小”增幅有限,既然如此,沒必要冒著虧損的風險死磕那一點收益。因此,他主張賣房套現,趕緊把增值空間不高的房子出售,置換成現金。雖然二人會回到租房的日子,但手頭有現金,也就更方便避開增值空間不高的房產,預備下一步的家庭資產重新配置。

妻子陳菁卻認為房子雖小,卻處處都承載著二人的心血和回憶,舍不得放棄這套房子對於家庭情感的紀念意義。

直到2022年夏季的一個雨夜,陳菁獨自一人在家。淩晨兩點多,屋內一聲巨響,她起身查看,發現陽台在雨水的作用下發生了塌陷,牆皮和石塊落了一地,雨水順著漏洞灌進了室內。她才理解了丈夫的擔憂。

後來屋頂的漏洞被修複好,陳菁也同意了林文彬賣房的提議。

如今回頭看,林文彬暗自慶幸自己的先見之明。“小陽春”是最後的火熱,自此之後,北京樓市不斷遇冷。根據北京二手房成交數據,2023年5、6月份後,北京二手房成交量開始減少,10月二手房均價出現了明顯的下跌趨勢。

一直到疫情期間,郭震仍然對房價行情保有信心,相信等疫情過去,交易市場就能重新恢複火熱。2023年9月,房子掛牌出售無果,郭震心理壓力極大。有時,他會質問自己當年為什麽要買房,有時,他又會責怪自己當初目光短淺,恨自己沒有選擇在更有升值潛力的地段買房。

郭震所居住的老小區。

房產過往給中國人帶來的安全感,正在逐漸消失。連帶降溫的,還有人群購房的意願。

現在想來,“一定要擁有一套自己的房”的概念,自小學就植根在嚴妍心中。2019年買下這間位於東五環外的60平小屋後,她終於如願以償,感到了滿足。2020年初,她從韓國旅遊歸來,正好趕上第一波疫情爆發。從機場到小區門口,司機和保安看到她拎著箱子,無不謹慎地對她發起行程詢問。當時,她忍不住感慨“有房真好,誰也不能把你從這裏趕出去”。

追逐安全感是人們刻在骨子裏的本能。過去,人們認為買了房,就等於買來安全感。房地產作為支柱行業,不僅帶動了國內經濟的騰飛,也豐盈了購房者的資產數字。不過,近年來,隨著“老齡化”和“少子化”社會的到來,樓市交易市場中的供需關係逐漸發生變化。

確切地說,當下的人們並非不再需要安全感,而是認為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中,持有現金所帶來的安全感要比買房更好

嚴妍感覺,為了攪動二手房交易,房產中介也在向房主施壓。

房子掛牌上架的第一個月裏,沒有任何買家看房。中介告訴她:“真想賣的話,隻能通過低價來吸引買家。”嚴妍的房子裝修精美,房間朝南,還有一扇大落地窗。這也是當初買房時讓嚴妍選中的理由。缺點也有,麵積小、距離地鐵遠。

中介透露給她一個消息:同小區、同樓層、同戶型的一間房,已經扛不住行情降了10萬元,現在的掛牌價比起嚴妍要低10來萬。幾位中介輪番來說服她,表示隻要嚴妍願意降價,同樣的價格一定優先推她的精裝住房。

嚴妍觀察到,過去掛牌價在550萬以上的房子,如今已經跌到520萬。並且一個月裏,湧入市場的二手房存量就有8000套。眼見房子遲遲不能脫手,她有些著急,內心猶豫。一些懂行的朋友告訴她:就是因為房子賣相好,打出低價更好出手,才能帶動小區的成交量,讓整個小區的二手房“活起來”,這是中介的慣用手段。

考慮到自己已經比附近小區的掛牌價低了3、40萬,嚴妍沒有采取中介的建議。

2023年12月中旬,嚴妍終於等來了買家,以360萬的“高價”買下了她的房子。雖說算上購房時的本金、利息、裝修費用,嚴妍還虧損了大約30萬左右。但眼下能賣到這個價格,已經是難得。想到房子曾給自己帶來的幸福感,以及變化莫測的未來,嚴妍覺得,自己可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通過把房子轉化為存款,將損失減少到最小,在她看來,這是當下抵抗風險的最佳方式。

重新配置資產

跳出靠房產增值資產的固有模式後,如何用現金經營接下來的家庭資產,是“賣房返租”者們下一步的習題。

賣房後不久,康怡辭去工作,嚐試起創業。

2021年,康怡和丈夫曾考慮過去香港發展,被房子絆住了腳步。別說是換城市,就是北京稍遠些的工作機會,也會讓康怡感到猶豫。他們不願將精裝的房子出租,若為了工作另外租房,又要在房貸的基礎上產生額外的費用。

30歲這年,康怡產生了年齡焦慮:“想做的事情卻還沒有做。有房貸壓著,就不敢去打破按部就班的生活。”這套房子,不僅沒有讓她體會到傳統觀念中關於“家”的幸福感,反而像一道無形的枷鎖,將她與丈夫牢牢捆綁在原地。

卸下房貸之後,康怡才重新擁有了向外探索的自由。充沛的現金存款,給了她從零開始冒險的底氣。她想,如果沒有賣掉這套房子的話,以自己的性格,大概永遠不會邁出這一步。

這兩年,嚴妍的工作一直不穩定。賣房雖然虧損了數十萬元,卻也緩解了她經濟上的壓力。

回收現金後,她開始考慮下一步如何安排。理財上,她無法接受基金、股票這類要冒一定風險的投資方式。後來,她在網上看到有人靠200萬大額存款,每月產生數千元的固定利息收益,過上了安穩的生活。嚴妍覺得,這樣“穩賺不賠”的買賣,才最契合自己。

嚴妍的小屋曾帶給她滿滿的幸福感。

郭震還在等待房子脫手。他想著,等春節後趕緊把房子掛出去甩賣,隻要不低於購入價,降多少都認了。

以前,他還想通過賣房,將手中的二居“老破小”,換購成一個更新、更大、更好的三居室。

現在他斷了買房的念想,覺得“一直租房就挺好的”,至少壓力不會這麽大,無論是經濟上的,還是精神上的。

用陳菁和林文彬的話說,賣了房子拿到銀行流水的那一刻,他們才發現,多年來省吃儉用還的錢,有一大半都“白給”了銀行

買房6年多來,他們還款近50萬。但實際上,裏麵有32萬都是在填利息的窟窿,真正還上的本金隻有18萬。他們知道貸款會產生一定利息,卻沒想到數額如此之高。

“如果沒賣掉房子,未來還要還掉多少利息?”林文彬心疼自己那些為了利息所付出的勞動,不敢再往下深想。

拿回買房的本金後,他們用這筆錢投了像信托、私募這樣的理財。在林文彬看來,普通人的中高風險投資行為,相當於是把個人“錢途”交給了命運。2021年之前,他有過靠投資賺錢的想法,於是通過看書了解了與土地、財政、金融等相關的專業知識。

2021年,他又是看財報,又是分析各種相關數據,而後買下了一支港股。買下這隻股票時,他信誓旦旦地告訴朋友,自己做了很長時間的研究,買這支準靠譜。

他先是投了1萬元,沒多久,股價開始下跌。按照書上看到的理論,林文彬決定繼續加倉8000元,沒想後來股票價格持續下跌。這筆錢後來虧掉了近一半,那之後,林文彬不再相信自己能夠“操盤”。“你看了那些理論,最後發現根本不是那麽回事,”林文彬說,“就算賺了錢也是運氣好正好撞上,其實漲了你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漲的,跌了你也不知道為什麽跌。”

在他看來,樓市也是這麽回事。今天的普通人想要憑借僅能掌握到的有限認知一飛衝天,成功率極低。當時代的浪潮發生轉變,除了順勢而下,幾乎沒有另一種選擇。

前兩年,林文彬還有著將房子與世俗意義上的“成功”相勾連的心態,認為買多大的房子,就象征著多大成就。喬遷新家時,妻子陳菁曾提議請一些朋友來暖場,他拒絕了這個建議,覺得房子太小,抹不開麵子。如今回想起來,他隻覺得過去的自己幼稚而可笑。

比起這些毫無價值的自證,他發現當下具體的生活感受才是更為重要的東西。還貸時,他們舍不得打車,總是坐公共交通出行。手裏有了現金流後,2023年年底,林文彬和陳菁安排了廣州珠海長隆度假區的旅遊。妻子二話不說,掏出手機,就買下了包含門票、住宿在內的園區套票。

若是放在以前,她定要貨比三家,費上不少時間細細挑選,才會做下決定。

(應受訪者要求,嚴妍、林文彬、陳菁、康怡為化名。)

真實故事計劃Pro(ID:zhenshigushi2)每天講述一個從生命裏拿出來的故事

聯係入群 | 加微信:Damian0601

商務合作 | 加微信:xiaomian0504

前長城係的“鐵娘子”,整頓小鵬,的確猛

網易,真的在裁員!隻是…

被傳全國解散,被大企業拋棄,這個行業危機四伏

清空地產業務的百強房企,為何挖來好幾位碧桂園博士總裁?

章澤天,不止是“600億闊太”

為抖音收購餓了麽?字節、阿裏顧慮什麽?想要什麽?

恒大汽車的“金主”,注定會跑

版權聲明

文轉載自公眾號“真實故事計劃Pro”(ID:zhenshigushi2),原標題為《賣掉北京房子,去租房的人》,原文發布於2024年1月15日。無冕財經已獲得轉載授權,並稍作編輯。

發現“分享”“讚”了嗎,戳我看看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