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對話港科大教授劉元帥:能量飲料攝入過多或致焦慮和抑鬱,代謝慢的人不宜飲用

原標題:對話港科大教授劉元帥:能量飲料攝入過多或致焦慮和抑鬱,代謝慢的人不宜飲用

搜狐科技《思想大爆炸——對話科學家》欄目第62期,對話香港科技大學化學與生物工程係教授劉元帥。

嘉賓簡介:

劉元帥,香港科技大學化學與生物工程係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食品加工技術及生物工程。

劃重點:

1.適不適合飲用能量飲料主要看個人的代謝能力,如果糖和咖啡因這類添加物質不能及時代謝出去,會對身體形成負擔。

2.人類正常生活飲食情況下,其實需要補充的隻有水,個人而言能量飲料和咖啡是什麽都不推薦的。

3.比起能量飲料中的咖啡因和牛磺酸,電解質更像是一種不容易被注意的負擔,其主要是添加鈉和鉀。而對於中國人來說,日常攝入的食鹽中鈉的含量已經超標,再接著補充更像是“雪上加霜”,對血壓和腎髒功能都是不利的。

出品|搜狐科技

作者|鄭鬆毅

“熬夜加班來一罐,通宵看球來一罐,長途開車來一罐”,在快節奏的生活中,“紅牛”、“東鵬特飲”、“魔爪”等能量飲料已經成為了很多人的“續命良藥”,但很多人殊不知能量飲料的危害可能比預想的還要嚴重很多。

近日,挪威奧斯陸和英國提賽德大學的兩項獨立研究進一步表明,常喝能量飲料的年輕人不僅睡眠質量差,心理健康問題風險也在增加。

在挪威進行的實驗中,研究者對5萬餘名年齡在18至35歲之間的學生進行調查,包括了解受訪者飲用能量飲料的情況及個人睡眠質量。數據分析結果顯示,能量飲料飲用頻率與睡眠效率呈明顯負相關,即使少量飲用能量飲料也會導致較差的睡眠質量。令人驚訝的是,有4.7%的男性和3.3%的女性表示每天都會飲用能量飲料,已經到了上癮的程度。

研究團隊表示,能量飲料中的糖分和咖啡因是導致睡眠質量差的主要原因,人體血壓會因糖分和咖啡因攝入量超標而不受控,導致頭暈、頭痛、乏力等症狀出現。平均體重70公斤的年輕人每天攝入超過98毫克咖啡因(相當於300毫升的能量飲料)就會麵臨睡眠障礙的風險。

英國的研究利用更龐大的數據樣本進一步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研究者對9個數據庫(ASSIA、CINAHL、Cochrane Library、DARE、Embase、ERIC、MEDLINE、PsycINFO 和 Web of Science),多達57項研究進行係統檢索和綜合分析,指出了能量飲料對人體健康造成的其他影響,包括抑鬱和恐慌行為、過敏性疾病、以及牙齒磨損等。

不同人群(未成年、青年、老年)對能量飲料的生理反應有何不同?能量飲料和咖啡、茶飲比起來,哪個是更好的選擇?圍繞這些網友關心的問題,搜狐科技對話了長期從事食品科學研究的香港科技大學化學與生物工程係教授劉元帥。

源於日本的能量飲料

最早的能量飲料,起源於1962年的日本,當時為了能夠讓員工在夜裏也能清醒高效的工作,TaiSho製藥公司發布了力保健(Lipovitan D)飲料,這是一種能夠補充能量的汽水飲料,曾被封裝在適合小酒櫃大小的瓶子裏出售。

到了80年代,這種混合了維生素和咖啡因的飲料逐漸被市場接受,阿諾德·施瓦辛格等國際巨星也紛紛充當起能量飲料代言人的角色。熱銷的能量飲料讓很多飲品大佬迫不及待地想來分一杯羹,可口可樂大力宣傳在飲料中加入了兩倍咖啡因幫助提神醒腦,並且“加量不加價”,日本能量飲料則想方設法地衝出亞洲。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直在德國牙膏製造公司工作的迪特裏希·梅特舒茲(Dietrich Mateschitz)在日本出差時發現了日本這種能夠提供能量的飲料,並對其很感興趣。1984年,梅特舒茲辭去了原本的市場高管工作,與一家泰國公司合夥生產一種叫做“Krating Daeng”的牛磺酸飲料,三年後,他用“紅牛”品牌推出了這款飲料的碳酸版本。1997年,他將這種能量飲料引入美國,正式推動了能量飲料市場的騰飛。

據行業研究報告分析,2020年,全球能量飲料市場價值458億美元,預計將以每年8.2%的速度增長,到2031年將達到1084億美元。

糖分、牛磺酸/咖啡因、及電解質是能量飲料的三大“陷阱”

劉元帥介紹,能量飲料的功能在於為特定人群增加能量、緩解疲勞、以及提高注意力。但需要注意的是,能量飲料基本都會添加糖分、牛磺酸、咖啡因、以及電解質來達到以上功能目的,而這些物質的添加會在不知不覺中給人體增加負擔。

據《中國居民膳食指南》建議,人體每日攝入糖分的最大限量為50g。而根據此前《消費者報道》對能量飲料進行的CCR綜合測評結果顯示,以紅牛為例,每瓶總糖含量達到30.5克,也就是說兩瓶紅牛喝下去糖分就已經超標不少了。

他表示,糖攝入過多,會增加超重和肥胖的發生風險,高糖飲食是直接造成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危險因素。不僅如此,過度糖分的攝入會導致牙齒表麵酸性物質增加,對牙釉質造成損傷,使牙齒表麵變得脆弱。口腔中的細菌會利用這些糖分進行代謝並產生酸性物質,這些酸性物質會腐蝕牙齒,導致蛀牙。

牛磺酸和咖啡因是抗疲勞飲品中比較常見的兩種添加劑。牛磺酸又名牛膽酸,是一種人體必須的非蛋白質氨基酸。據了解,所謂的疲勞感其實是由人體產生的自由基攻擊組織細胞導致,而牛磺酸對人體自由基的代謝有良好影響,從而表現出抗疲勞的作用。咖啡因是一種黃嘌呤類化合物,它能穿越血腦障壁(BBB)與神經元上的腺苷受體結合,抑製腺苷受體的活性,讓中樞神經持續活動,使人體呈現興奮的狀態。

醫學資料顯示,對於成人來說,牛磺酸的每日最高攝入量為600毫克,而咖啡因的攝入要控製在每日500毫克以內。過度攝入容易刺激中樞神經係統,導致過度興奮,對睡眠質量有直接影響。另外,人類大腦功能也會受此影響,導致記憶力下降,還會引發血壓失常、焦慮、心悸、易怒等問題。

劉元帥說,“比起前麵幾種添加劑,電解質更像是一種不容易被注意的負擔,因為廠家常會把添加電解質當作一個產品亮點來賣,很多消費者覺得補補還挺好。但其實電解質主要是添加鈉和鉀,而對於中國人來說,日常攝入的食鹽中鈉的含量已經超標,再接著補充更像是‘雪上加霜’,對血壓和腎髒功能都是不利的。另外,鈉攝入多了會降低人體對鈣和鐵的吸收,這也是中國人容易缺鈣的原因之一。”

代謝慢的人不適宜飲用能量飲料,茶飲和燕麥飲相比之下是更好選擇

談及不同人群對於能量飲料的耐受程度,劉元帥表示,適不適合飲用能量飲料主要看個人的代謝能力,如果糖和咖啡因這類添加物質不能及時代謝出去,會對身體形成負擔。相對來說,老年人的代謝功能比較差,所以不建議經常飲用。

“如果一定要選一個的話,能量飲料、咖啡和茶飲哪個更好些?”網友水滴疑惑道。

劉元帥認為,“人類正常生活飲食情況下,其實需要補充的隻有水,個人而言是什麽都不推薦的。相比之下,無糖茶飲和燕麥飲是比較好的選擇,因為茶飲本身含有的咖啡因很少,又沒有糖,我覺得是可以考慮的。另一個是燕麥飲,燕麥是將糖分慢慢地釋放,不會形成猛烈的糖分刺激,並且對牙齒的影響較小,不易被口腔內細菌利用,因而也是還不錯的選擇。”

“如果真的是很喜歡能量飲料的味道,在不運動也不困倦的情況下也想喝,可以偶爾喝喝解饞,但一定不能是每天把它當水一樣喝”, 劉元帥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平台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係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大家都在看
推薦閱讀